30, 9月 2022
二七大罢工时牺牲的施洋烈士有几个子女?他的后人情况如何?

1923年,中国人民正处于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重重压迫的苦难岁月中,而成立没有多久的中国,在十月革命炮声的鼓舞下,初试啼声,领导了二七工人运动,也让饱受压迫中国人民看到了革命的曙光。

当时的京汉铁路工人,在的领导下,高举反帝反封建的旗帜,举行了震惊世界的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即“二七”大罢工)。

而二七大罢工,也引来了反动军阀的残酷,我党的早期优秀党员、著名的劳工律师施洋,就在1923年2月15日被军阀杀害。

施洋律师英勇就义后,敌人更是疯狂迫害他的妻子郭秀兰和仅存的女儿施凤英,在孙中山等人的帮助下,她们才得以平安回乡。

为了继承施洋烈士的遗志,施凤英的两子一女在解放后,经民政部门同意,都随外祖父姓施,如今的施家后人,都在湖北居住,每年都会二七纪念馆凭吊施洋烈士。

施洋出生于1889年,他的家乡是湖北省竹山县的一个小山村,他自小学习刻苦,在1915年考入湖北私立法政专门学校法律科,前往武汉求学。

毕业后,施洋开办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在武汉当地成为了小有名气的法学界新秀,他的夫人郭秀兰也是竹山人,两人不到二十岁时就按照父母之命结婚了,婚后十分恩爱。

夫妻两人曾生育了三个儿子,但在从老家经汉江前往汉口的船上都染病去世了,在1918年,他们又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施凤英。

中国成立后,全国各地的工人运动蓬勃发展,追求真理向往光明的施洋,也成为了坚定的斗士,积极投身到武汉工人运动中。

1922年6月,通过林育南、项英等人介绍,施洋加入中国,根据党的指示,他深入武汉地区的工人群众中,以律师的身份组织工人运动,在1923年参加并领导了轰轰烈烈的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

大罢工很快遭到了反动军阀的血腥报复,1923年2月7日,吴佩孚对京汉全路罢工工人实行了大规模的武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而施洋也在当晚被捕。

2月7日的晚上,劳累了一晚的施洋,回到自己在武汉的家中,妻子郭秀兰做好了饭菜正准备叫他吃,门口进来了几名军警,以湖北督军萧耀南的名义,请他过去赴宴。

郭秀兰发现门外有许多密探,感觉形势不对,就劝施洋逃走,施洋不为所动,端坐在屋里等军警们上楼。

郭秀兰急得跪下求他先逃走避避风头,施洋拍着桌子,义正言辞地说,怕死不革命,革命不怕死,说完就跟着密探去赴宴了。

走到门口时,施洋对哭着追到门外的郭秀兰说,请她把女儿施凤英带好,让女儿上学念书,等革命胜利后,全国人民每人给你们母女一粒米,你们就会过得很好。

施洋就被关押进陆军监狱,敌人希望借助施洋在工人群众中的声望,让他下令复工,受尽了酷刑的施洋始终不肯屈服,敌人毫无办法,只能在2月15日的当年除夕夜,将施洋秘密枪杀。

吴佩孚和萧耀南等军阀,假惺惺地派人给郭秀兰送去挽联、孝帐等葬礼用品,还买来一副红木棺材送过来,声称要厚葬施洋。

郭秀兰悲愤地把军阀派来送东西的人赶出门外,在施洋战友们的帮助下,把施洋被子弹打的残缺不全的躯体包裹起来,埋葬在武昌洪山脚下,立下了“施洋先生之墓”的墓碑。

而吴佩孚等反动军阀,表面上装作要吊唁施洋,背后却疯狂折磨施洋的家人,他们暗地里下令,施洋的后代中,男孩要斩草除根,女孩要送到妓院去沦为娼妓。

军警们查抄了施洋在武汉的家,他没有儿子留下,唯一的女儿才5岁多,也被强行送到武汉的一家妓院,而郭秀兰也被敌人刺伤了双腿。

坚强的郭秀兰并没有屈服,当时已经怀有身孕的她,找朋友帮忙写下了《为夫鸣冤书》,从上海辗转去北京,找当时北洋政府的总统黎元洪告状。

但黎元洪只是不疼不痒地回复了一句“人死不能复生”,就置之不理,郭秀兰又去前鸣冤喊屈,反而还被投入监狱。

在狱中,郭秀兰受尽了折磨,腹中的孩子也未能保住,被关了一年多后才被放出来,身无分文的她只能上街乞讨为生。

还好这时,孙中山先生来到了北京看病,郭秀兰就前往求见,得知施洋女儿还在妓院之中时,孙中山先生十分气愤,赶紧拿出钱来资助郭秀兰回汉口去赎出女儿。

孙中山也对施洋烈士的评价也很高,他为郭秀兰改名为郭继烈,勉励她继承先烈遗志。

而施洋烈士去世后,他家族中也有很多为国捐躯的革命斗士,他的弟弟施季高,早年追随施洋投身革命,施洋牺牲后回竹山县发动农民开展革命运动,曾任武汉硚口区区委书记,被当局残忍地砍成18块投入长江,牺牲时年仅18岁。

施家兄弟牺牲后,敌人还在竹山县疯狂开展了针对施家灭九族的行动,当年竹山地区凡是姓施的,无论男女老少,都被当做家属抓了起来,用绳子拴在一起投进河里,河水里也有着数不清的尸体。

为了纪念施家一门的死难者,这条河也被称为施家河,而回到家乡的郭继烈母女,幸运地躲过了敌人的屠刀。

郭继烈带施凤英回到竹山后,身上的钱也已经所剩无几,母女两人相依为命,过着贫寒的生活,郭继烈也无钱供女儿读书,只能常常跟女儿讲述她父亲的事迹,让女儿牢记父亲的革命精神。

施凤英长大成人后,嫁给了当地一户姓刘的人家,生下了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在竹山县的山村里一直生活到解放后。

新中国建立后,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为了革命而捐躯的烈士们,民政部门也专门派人到竹山县来寻访施洋烈士的后人。

1952年,郭继烈开始享受烈士遗属的待遇,政府每月给她补贴500斤大米,折合当时人民币35元的抚恤金。

竹山县委县政府也在竹山县的宝丰镇专门修了一栋房子,题名为施洋烈士之家,将郭继烈和施洋的母亲一起接到这里居住。

1953年,在党中央和人民政府的指示下,武汉市在武昌洪山修建了施洋烈士陵园,同时在陵园中修建了施洋烈士纪念碑和施洋半身塑像。

1957年,董必武为施洋题诗:“二七工仇血史留,吴萧遗臭万千秋。律师应仗人间义,身殉名存烈士俦。”

1958年,武汉市在江岸修建了二七革命烈士纪念馆和二七烈士纪念碑,亲笔题写“二七烈士纪念碑”七字,向施洋等革命烈士致以崇高的敬意,几年后,朱德也亲笔题写了“二七烈士永垂不朽”八字,给予了施洋等烈士极高的评价。

郭继烈终于守到了拨云见日的一天,党和政府的关怀,让她过上了安定幸福的生活,最让她欣慰的是,牺牲多年的丈夫有了专门的陵园和纪念碑,受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的瞻仰,但在她的心中,始终还有一块心病。

她跟施洋成婚后,先后生下了三个儿子,但都因病夭折了,施洋去世后,她腹中的孩子也未能保住,最后只留下了施凤英一个女儿。

施凤英出嫁后,生下的几个孩子也都跟父亲姓刘,按照农村的传统观念,施洋没有留下姓施的子嗣,等于绝后了,这也让对施洋烈士情深意重,又是传统农家妇女的郭继烈所无法接受。

这个问题,在解放后,郭继烈在正式和非正式的场合,也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过。

1961年,郭继烈受到全国总工会和铁路总工会的邀请,带着施凤英生下的女儿刘琳波一起去北京参加国庆观礼。

在北京,郭继烈见到了时任湖北省委的王任重同志,在王任重同志关怀的慰问下,郭继烈也说出了自己的这块心病:“施洋只有一个女儿,按照农村的说法,施洋是没了后呢!”

王任重听后,连忙安慰她,施洋同志是为革命事业牺牲的,是为了解放全中国而捐躯的,全国人民的后代都是他的后代。

王任重同志一边安抚郭继烈,一边也尊重老一辈人的传统观念,帮助郭继烈向民政部门反映了她的情况。

最后,民政部门在尊重施洋后人意见的基础上,同意施洋外孙一辈全部改姓施,施凤英和刘姓丈夫所生的三个孩子,改名后分别是女儿施琳波和两个儿子施琳琅、施琳海。

1963年,20岁的施琳波随外祖母郭继烈,一起来武汉参加“二七大罢工”40周年纪念活动,组织上安排她到铁路上当了一名列车员。

施琳波在铁路战线上继承了外祖父的遗志,工作认真负责,当了列车员一年后,她就被任命为37/38次列车的列车长,在武汉至北京这条最繁忙的客运线路上,她足足干了十年。

除了在铁路系统工作的施琳波,施凤英的另外两个儿子,也都成为了对国家有用的人才,施琳海在湖北十堰当工程师,施琳琅则在家乡竹山县宝丰镇为纪念施洋而命名的施洋小学教书。

郭继烈因为生活所迫,没能让施凤英上学念书,她始终觉得没有完成施洋临终前的嘱托,因此,她十分重视对施洋后人的教育,要求他们好好读书,不辜负前人的期望。

施琳波、施琳琅和施琳海三姐弟,都谨遵外祖母的教诲,督促子女们从小就好好学习,珍惜前辈们抛头颅撒热血换来的幸福生活,而施家后代们也都读书有成,出了好几位大学生,施琳波的一名侄子还考上了研究生。

进入21世纪,党和政府又在洪山的施洋墓旁修建了施洋烈士纪念馆,再现了施洋烈士的光辉一生。

第一展厅为施洋烈士事迹展,立施洋“聚脂复活”半身像一尊,收藏了施洋烈士生前的部分办公用品和事迹图片34幅;

第三展厅为书画展,展出书法、绘画作品30多幅,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民众前往瞻仰和凭吊。

如今,施洋的妻子和女儿都已去世,都安葬在施洋烈士陵园,施琳波和两个弟弟也都已退休。每年清明,施家后人们都会聚在一起,一同前往汉口的二七纪念馆凭吊,但他们却很久没去过武昌洪山的施洋烈士陵园了,而原因就在于烈士陵园的那尊施洋雕像。

建国后,曾上映过一部反映“二七”大罢工的电影《风暴》,其中扮演烈士施洋的是我国著名演员金山。

这部电影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引起了轰动,当时施洋的妻子郭继烈也看过这部电影,看到其中的情节不禁哭昏过去。

因为这层渊源,金山和施家的关系也十分好,施琳波每次去北京时,都会去金山家拜访,金山也让施琳波叫他爷爷,把她当成自己孙女一样疼爱。

因为这部电影的影响,翻修后的施洋烈士陵园,摆放在正中央的施洋雕像,没有取材于施洋遗留下来的照片,而是用了《风暴》中扮演施洋的电影演员金山的形象。

施家后人与金山的关系十分融洽,也对金山扮演的施洋形象十分认同,但两人毕竟长相上有所区别,陵园里的雕像是金山的形象,让施家后人心理总觉得有点别扭,也就不再去施洋烈士陵园祭拜了。

虽然有了雕像这个小插曲,但施家后人始终感谢党和人民,正是党的关怀和人民的支持,施洋的事迹才没有被忘怀,他们也坚信,施洋的精神会继续激励着后代子孙。

最近一次,还是在2021年,武汉拆除最后一段老京汉铁路,当时施洋的曾外孙女施红出现在了光明网的报道中,她说,对于这段铁路,她是非常有感情的。

2022年,通过工人日报,可知有700余施洋烈士后来人在纪念馆传承革命精神,重温入党誓言,这一切,都在证明施洋烈士这样的革命先烈们的努力并未白费,后来者都不会忘怀。

《施家河在流淌——施洋外孙女痛说革命家史》,《党史纵横》,1995年5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