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7月 2022
别低估了经济增长的惯性作用

万事万物皆有规律,只要是有质量的物体,皆有惯性,经济增长亦然。换句话说,经济增长有其自身规律,宏观调控短期内并不会改变经济运行趋势,中长期累积起来的效果才会逐步显现。基于上述理解,不妨细细剖析部分2011年宏观经济数据,以此预判2012年的宏观经济走势。

客观地说,当下市场对于2011年四季度中国的GDP数据预期是相当悲观的。根据统计规律,很多投资者判断,2011年一季度GDP增长9.7%,二季度增长9.5%,三季度骤降至9.1%,四季度只要保持同等下滑速度,增速定将跌至9%以下,区间大致为8.5%-8.7%。但实际公布的数据却是8.9%,远超市场预期。

怎么来理解这一超预期呢?是不是从2011年10月开始的货币政策预调、微调发生了作用?还是经济运行原本没有想像的那么悲观,数据在修正人们的预期?如果把观察周期拉长,不难发现,2010年上半年中国GDP同比增长11.2%,前三季度增长10.7%,全年增长10.4%,季度间分别下滑了0.5和0.3个百分点。2011年上半年GDP同比增长9.6%,前三季度增长9.4%,全年增长9.2%,季度间均下滑了0.2个百分点。对比的结果是,在2010年三季度和四季度之间,经济下滑之势在逐渐收敛,而2011年却并没有类似的情况出现。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中国经济下滑之势并没有逆转。

那对单季GDP增速下滑的收敛又该作何解释呢?2011年三季度GDP增速下滑0.4个百分点,四季度下滑收窄至0.2个百分点。市场据此估计,中国经济增长已有好转迹象,或者说下滑势头初步被遏制。但实际上,经济增长下滑之势还在持续,并未出现好转。有两点可以为证。其一,龙年春节在1月,所以部分经济活动被提前至2011年12月,致使2011年四季度GDP增长较快。从环比看,四季度GDP增长2.0%。无论经济先行指标还是同步指标,均显示12月经济有回暖迹象。至于是否是拐点,暂未可知。其二,2010年四季度GDP增速偏低,基数较低。一季度GDP增速为11.9%,二季度为10.3%,三季度回落至9.6%,四季度反弹至9.8%。因此,单季GDP增速回落的收敛与季度累计增速的背离,就不难理解了。

再回到经济增长的惯性上来,在上一轮经济周期中,如把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视作紧缩的标志,那2007年1月15日,存款准备金率上调至9.5%,可以认为是紧缩的开始。随后,年内10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累计上调幅度为5.5个百分点。2007年一季度GDP增速为14%,年内高点出现在二季度15%,三季度回落至14.2%,随后一路下滑。这至少说明宏观调控要发挥作用,至少需要一至两个季度的周期,时间差即是经济增长的惯性。

同理,2008年10月出台了4万亿投资计划,当季GDP增速为7.6%,次年一季度GDP增速至6.6%见底,也是惯性使然。如把2011年四季度GDP增速回落收敛,看成经济见底的信号,未免过于乐观,原因是欧债危机与投资回落的两大惯性。今年一季度是债务到期高峰,欧债危机还会持续多久,对出口影响的广度和深度,均无法评估。事实是,来自欧洲的出口订单不足往年一半。此前,市场寄希望于房地产调控,保障房可撑起一片天空。高铁项目暂缓后,又寄希望于水利建设,总之希望投资能平滑,甚至能保持20%以上的增速。但观察到的事实,却是房地产开发投资逐月回落,固定资产投资在加速回落。上述指标的惯性要延续到什么时候,还有没有能支撑投资的项目,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