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6月 2022
英超前瞻托特纳姆热刺vs西汉姆联名帅对决!争四大战关键对决

3月21日0:30,英超联赛第30轮一场焦点对决,由托特纳姆热刺主场对战西汉姆联在托特纳姆热刺球场开赛。本场比赛是争夺前四和欧战席位的一场关键比赛,对决双方谁输了就彻底和争四无缘,双方都将全力以赴应对比赛!本场比赛孔蒂PK莫耶斯,两大名帅对决,看谁能出奇制胜!凯恩PK安东尼奥,两大中锋对决,看谁能带领球队走向胜利!

托特纳姆热刺本赛季整体表现不俗,球队28轮联赛取得15胜3平10负的战绩,积48分联赛排名第7名,在少赛一轮的情况下仅落后西汉姆联3个净胜球,战意强烈。托特纳姆热刺近期发挥不错,近6轮联赛4胜2负,近10轮各项赛事5胜1平4负。球队主场具备不错的竞技表现,赛季至今13个主场比赛取得8胜1平4负的战绩,最近8个主场比赛取得5胜3负,整体发挥还不错。

西汉姆联本赛季表现的中规中矩,球队29轮联赛取得了14胜6平9负的战绩,积负48分联赛排名第6名,只落后身前的曼联2分,同时跟身后的热刺同分。球队近期起伏不定各项赛事取得2连胜,近10轮赛事取得4胜3平3负的战绩。并且球队客场表现不佳,最近7个客场赛事取得1胜2平4负的战绩,且连续3轮客场赛事战败。

双方近6次交手,热刺3胜1平2负占优。双方整体实力极为接近,攻防两端火力相当。近期状态热刺更胜一筹,并且球队主场表现尚可。反观客队西汉姆联近期状态不够稳定,并且客场发挥不佳,已经连续3轮客场赛事战败。综合考虑本场看好热刺拿下比赛!

27, 6月 2022
孤注10亿建球场却因疫情收入骤降热刺算盘空饷税前亏损超8000万镑

北京时间11月23日晚,托特纳姆热刺公布了2020年6月-2021年6月的财务报表,报表显示球队税前亏损高达8220万镑。

热刺的亏损主要源自于比赛日收入暴跌、欧足联奖金降低。受疫情影响,上赛季英超比赛不对外开放,热刺比赛日收入从9450万镑降为190万镑,而联赛成绩的不理想导致球队无缘欧冠,则让相关奖金减少了近3000万镑。

与其他英超球队一样,热刺在媒体转播方面收入几乎翻番,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不过对热刺而言,花费10亿英镑建成的新主场未能完全体现价值,无疑令俱乐部感到失望。

托特纳姆热刺体育场于2019年4月正式启用,其容量相比于原来的白鹿巷球场大幅提升,达到62062人。热刺移师新球场后,每年比赛日收入将提升至1亿镑以上,同时新的体育场也将拥有更多举办不同大型活动的机会。

只是疫情的发生让热刺的如意算盘落空,至今球队还没有在新主场经历一个完整的赛季。本赛季英超球迷得以入场,缓解了热刺的压力,但此前则基本相当于投资打水漂。

为打造真正豪门级别的主场,热刺不惜负债6.3亿英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球队牺牲了未来。在新球场落成前,热刺便已连续两个赛季未引援,而近两年在转会市场的小打小闹,也延续着外界对热刺主席列维“抠门”的印象。

在此背景下,今夏关于凯恩转会的肥皂剧也就不难理解,热刺咬定高价不肯放人,实在是球队负债累累。

列维往往以精打细算、长袖善舞的商人面目出现,但新球场的落成体现出他的雄心壮志。豪门球队都需要伟大的主场,如诺坎普之于巴萨、老特拉福德之于曼联,其中象征意义不言自明;现实层面,容量更大的球场也意味着更强的吸金能力。

同时球场是俱乐部的不动产,对其信用、价值评估意义重大。热刺一如当年打造酋长球场的阿森纳,本质上是追求俱乐部在足坛生态位的提升,但牺牲了球队短期出成绩所需的财政空间。

温格在阿森纳多年苦心孤诣,依然没能重现曾经与英超霸主争锋的盛况,财政问题影响甚巨。枪手被调侃联赛年年争前四,而热刺如今连“争四”都是一种奢望。

未能如愿离队的情况下,凯恩本赛季的表现愈加低迷,也间接导致了努诺的下课。近年来运动能力下滑严重的凯恩,与努诺的战术体系并不十分调和,若夏窗凯恩顺利转会曼城,热刺有足够资金打造新帅所需阵容,努诺未必会执教仅123天便黯然下课。

如今孔蒂上任,对热刺来说已是较为完美的结局,意大利人有过在英超成功的经验,同时他对于“大中锋”的青睐也是路人皆知。在现存条件下,孔蒂可以算作带领热刺逆袭的最佳人选。

追溯根源,新主场的巨额耗资,及疫情打乱了原本的收入计划,让热刺举步维艰。同样是面临疫情难题,有金主加持的曼城、“商业运作天花板”曼联等球队依然能在转会市场呼风唤雨。

从劲旅向豪门迈进,阵痛必然不能幸免,不过金元时代的背景、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列维们愈发显示出无奈的一面。如温格般自力更生的球队当家人,也许会越来越对生存感到茫然。

24, 6月 2022
切尔西1-0热刺再次给托特纳姆热刺上了一堂课

从托特纳姆热刺球场来说,很少有球队像切尔西那样给热刺带来如此多的痛苦。场外的分歧和争议总是让双方产生分歧,但在罗马阿布拉莫维奇时代,蓝军显然从17号球场抢走了他们邻居的荣誉。

由于莫里西奥·波切蒂诺的奇迹般的发挥,丹尼尔·利维跌跌撞撞地进入了欧冠决赛,他做出了许多决定,试图让他的俱乐部快速回到积分榜榜首。何塞·穆里尼奥的雇佣和不可避免的解雇让热刺倒退了几年,但这足以让任何其他追求他的人不再想要他的工作。虽然安东尼奥·孔蒂现在处于困境,但他也意识到,这不是他习惯管理的超级俱乐部。

尽管如此,很少有教练比孔蒂更擅长向上出击,他在2018年从切尔西分得2600万英镑,这让足球界相信托特纳姆与蓝军的卡拉堡杯半决赛已经成熟,可以用一些强悍的言辞。在斯坦福桥以 2-0 惨败输掉比赛后,热刺队从早早取得领先的局势到现在与欧洲冠军相差无几,然而他们在伦敦北部以 1-0 失利,比赛中很少对托马斯·图赫尔的手下施压。

很容易便能指出孔蒂可以找到的理由——切尔西的球队比他自己的球队花费更多,他才上任三个月,球星孙兴慜甚至没有在180分钟的比赛中完成一半时间。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托特纳姆队无法在任何水平上与他们的西伦敦竞争对手进行竞争,这让人感到沮丧。

孔蒂已经被问到了很多关于转会的问题,以及1月转会窗是否会给球队带来急需的改变,但是有一种感觉,球员的流动并不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即使列维在本月压制了他的怀疑者,把他的钱放在嘴边。

好消息是,这个问题不需要立即解决——众所周知,在赛季中期完成业务是很困难的。热刺所要做的就是保持他们的联赛势头,使他们在五月份能够进入前四,这绝对不是一个不合理的要求。他们(几乎)还在足总杯上。

但是孔蒂已经有十多年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挑战了,周三热刺上了一课,俱乐部根本不参与这些战斗,因为他们没有必胜的信心。在如此沉重而毫无生气的失败中很少有安慰。

24, 6月 2022
英媒:热刺新球场的冠名权可能达到4亿英镑

12月1日讯 据《footballinsider247》报道,热刺内部人士约翰-温汉姆传来消息,热刺即将完成一笔球场冠名权的大交易,这笔交易可能为他们带来4亿英镑的收入。

约翰-温汉姆说道:“我们还在等球场冠名权协议,这是一份巨大的合约,我们一直在等待一笔超过20年的每年价值2000万英镑的超级交易。马上就有4亿英镑了,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我知道球场冠名权的事宜正在幕后进行,俱乐部明天可能会接受一笔交易,他们想要完成这笔大交易。当它得到解决并官宣之时,将会意义非凡,我们已经等了好几年了。”

11月23日,托特纳姆热刺公布了俱乐部总额8020万英镑的税前亏损,而在截至2021年6月的12个月里,俱乐部营收从4.032亿英镑降至3.619亿英镑。出售托特纳姆热刺球场的冠名权,是帮助俱乐部减轻7.06亿英镑债务的一个选择。

22, 6月 2022
利物浦确认主场看台扩建计划安菲尔德将成英超容量第三大球场

路透社9月22日消息,英超球队利物浦周三表示,俱乐部将继续推进主场安菲尔德球场看台的扩建计划,将于下周举行正式的破土仪式。

据报道,看台扩建将使安菲尔德球场增加7000个座位、整体容量超61000个座位,使其成为英超联赛中容量第三大的球场,仅次于曼联的老特拉福德球场和托特纳姆热刺球场。

利物浦俱乐部在今年6月获得市议会许可,可继续实施看台扩建计划。利物浦队还被允许在接下来的5个赛季于主场举办最多6场音乐会和大型活动。

22, 6月 2022
托特纳姆热刺队以5-1击败穆拉队

热刺队在欧联杯小组赛中以 5-1 击败穆拉队,确保他们的状态下滑没有演变成一场全面的危机。托特纳姆热刺队在被斯洛文尼亚冠军队追回之前早早领先,但替补队员哈里凯恩的帽子戏法让他们脸红。

在德勒被守门员马特科·奥布拉多维奇(一名身穿 69 号球衣的成年男子)放倒后,热刺队在第三分钟获得了一个点球,当晚的队长没有犯错。

不久之后,吉奥瓦尼·洛塞尔索将领先优势扩大了一倍,哈里·温克斯在顶部击中了足球,并送入了球门顶角。德勒和奥利弗·斯基普差点再添进球,但热刺队没能把握住机会进行转换,在中场休息时取得两球领先。

半场结束后,客队扳回一球,季加·考斯将球抽射入底角,得到了主场球迷的热烈掌声。穆拉队还想继续复制这个进球模式,一个不高兴的努诺·埃斯皮里图·桑托带来了凯恩和孙兴慜,以便看到胜利。

当凯恩将卢卡斯·莫拉的精准的传中球收起时,他给了热刺他们想要的喘息空间。英格兰队长在比赛还剩 15 分钟时将自己的得分翻了一番,当时他在垂死的余烬中完成帽子戏法之前转换了孙兴慜的低位传中,热刺队最终取得了绝对的胜利。

22, 6月 2022
梅森:7岁的时候我就爱上热刺做球员还是教练都从未改变过

近日,曾担任过托特纳姆热刺临时主帅,现担任热刺青训教练的瑞恩-梅森发表专栏文章,回顾了自己球员时期的职业生涯和自己转型担任教练的过程,表示自己从7岁的时候就爱上了托特纳姆热刺,无论是在球员时期还是现在担任教练,这份爱从未改变。

我作为职业球员的最后一场比赛是在25岁时,我仍然处于巅峰状态。在28、29、30岁的时候,我本应该踢出我职业生涯中最好的足球。

不幸的是,在我为赫尔城效力时头部严重受伤后,我的职业生涯结束了,这让我没有办法体会到成为顶尖球员的感觉。

但是当我适应了足球之外的生活后,我开始享受它。那段时间,我为媒体工作过一段时间,打了很多次高尔夫球,而且能经常见到我的家人,那时我觉得很自由。

后来约翰-麦克德莫特给我打电话,他是我年轻时在托特纳姆热刺队中最好的教练之一,他告诉我,只要我想提供帮助并参与教练方面的工作,就可以过来。当时的主教练是波切蒂诺,我也和他谈过几次关于以教练身份回归的事。

老实说,我为此挣扎了很长时间,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全职投入其中,它确实比我预期的要早得多,虽然我一直认为我会以教练的身份回到托特纳姆热刺。

我七岁时就爱上了这家俱乐部。但我的家人跟我不一样,我的祖父在巴特西长大,所以他和我父亲都是切尔西球迷,他们都是季票持有者。

但我七岁时加入了热刺,我们曾经在这个小场地训练,然后我们会去这个茶室吃一些饼干。在去那里的路上,我会偷偷溜进体育场看看周围,就在那时,我意识到它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俱乐部。

一直到我加盟热刺,我也没有能让我父亲成为托特纳姆热刺的球迷,但他能感觉到我对热刺的热爱以及我有多么想在白鹿巷踢球。

从我加盟热刺到顺利闯入一线年的时间,但我真的一直相信我会为热刺效力。如果我没有这种信念,我早就离开了。

我有机会去其他地方,在23岁的时候,已经六次被租借,其他人可能会怀疑自己,但我仍然坚信我在热刺的前景。

我在青年队的两个赛季中打进了65个进球,并在17岁的时候在雷德克纳普手下完成了我的处子秀。然后我在博阿斯执教的赛季在杯赛中获得了一些机会,但我从未在联赛中得到过机会。

我曾无数次梦想在白鹿巷得分,我去过那里数百次,我就是非常喜欢这个体育场。

然后,在上场7分钟后,我从25码处一脚射门,在球迷的尖叫和呐喊中将球送入球门上角,那一瞬间,我僵住了。我完全站着不动,心想:“这真的是刚刚发生的事吗?”我跑到角落并适当地庆祝它,这对我来说绝对意味着一切。

我们最终以3-1取胜,那个赛季我在波切蒂诺手下踢了37场比赛,我对俱乐部的热情、精力和动力都帮助我说服了他,我应该在这支球队中以他想要的方式踢球。

所以,我的部分理念是让球员在球场上感到自由,因为我可以在场边提供尽可能多的帮助,我的工作不是打造一支每年都能赢得青年足总杯的球队,我的工作是为一线队输送有梦想有能力的球员,像汤森和凯恩这样的球员。

我喜欢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那曾是我生命的全部。但现在我的工作是帮助其他人获得事业,我对此充满热情。

我现在的生活很快乐,我以积极的方式面对遇到的任何痛苦,同时,我还可以帮助托特纳姆热刺的年轻球员有更好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