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10月 2022
纽卡老板惨变“过街老鼠” 阿什利不敢现场看球

就在日前纽卡斯尔老板阿什利决意将“喜鹊”出售之后,球迷对他就开始了无止境的讨伐,制作悬赏令、在看台谩骂,这还都是小意思,阿什利甚至遭遇了身体袭击,导致他现在都不敢到现场看球。

逼基冈下课、炒了球队的形象大使希勒,阿什利的所作所为无疑激起了球迷的怒气。

阿什利还因此没有观看上轮纽卡与赫尔城之战,他表示他很担心他和他的家人被球迷殴打,因为之前在圣詹姆斯球场的厕所里,一名老年球迷就曾就基冈辞职一事指着可怜的阿什利破口大骂,而当他上周路过纽城的一家咖啡馆门口时,还被两名过激的球迷殴打。 (胡敏娟)

24, 10月 2022
沙特财团3亿收购纽卡重点却不是足球?

1881年,纽卡斯尔联成立,外号“喜鹊”。历史上,纽卡曾6次夺得英格兰足总杯的冠军,以及四座英格兰足球顶级联赛冠军。

1969年,纽卡斯尔出人意料的夺得欧洲联盟杯(欧联杯前身)冠军,震惊了整个欧洲足坛。

然而十年之后,降级的厄运却降临到了这支球队,十几年间,纽卡在甲级和乙级的边缘来回徘徊,球队每况愈下。

亿万富翁约翰·霍尔接管球队,并出任球队的新会长兼董事局主席,球星凯文·基冈也就在那时成为“喜鹊”的主教练。

之后,纽卡成功升级英甲,并在其后的几个赛季名列前茅,甚至在93-94赛季夺得第三名,球队新秀安迪·科尔成为了那个赛季的“最佳射手”,最终得到曼联的青睐。

94-95和95-96两个赛季,纽卡成为了冠军的有力竞争者,但最终却因为经验不足,与冠军失之交臂。

几十年的时间里,达格利什、阿兰·希勒、迈克尔·欧文、阿勒代斯,不论是主教练还是球员,许多名将都在这里留下了印记。

然而近十年,纽卡又逐渐沉沦。本赛季至今,纽卡以三平四负的战绩排在联赛倒数第二,虽然正处联赛伊始,但已有纽卡球迷担忧球队的降级风险。

本赛季开始前,纽卡斯尔仅仅以3000万购入阿森纳的威洛克,随着沙特财团的入主,让纽卡斯尔一跃成为英超土豪,难道29年前的拯救故事又将重演?

这天的圣詹姆斯公园球场门前聚满了身穿黑白间条的球迷,他们人声鼎沸,欢呼雀跃……

据沙特通讯社报道,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10月7日晚宣布,该基金与PCP资本、鲁本兄弟体育传媒投资集团已完成对英国纽卡斯尔联足球俱乐部100%股权的收购,收购金额达3亿英镑。

据报道,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总裁亚西尔·鲁迈延将担任纽卡斯尔联俱乐部的非执行主席,PCP资本首席执行官阿曼达·斯塔维利将在董事会中拥有一个席位,鲁本兄弟体育传媒投资集团负责人杰米·鲁本将担任俱乐部董事。

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在收购完成后将拥有纽卡斯尔联俱乐部80%的股份,剩余20%则由其他两家合作伙伴平分。

PIF是沙特政府控制的基金,钱是沙特政府的,沙特王储小萨勒曼为实际掌控者,财团总资产高达3200亿英镑,是曼城老板曼苏尔的13.8倍,切尔西老板阿布的33.3倍,大巴黎老板纳赛尔的49.2倍……

继阿联酋和卡塔尔通过体育投资打响国家品牌后,纽卡如今正是沙特的机遇,而相对于曼城和大巴黎两位石油老板来说,沙特财团显然经济实力更加雄厚。

据悉,沙特财团一开始看上的球队是坐拥C罗的曼联,但其掌舵人格雷泽家族并不愿放弃这个花费十几年养成的老牌豪门,最终在无尽的拉扯之下,小萨勒曼选择了退出。

去年3月,PIF就曾提出收购纽卡斯尔,甚至定金已经支付,但最终却被英超联盟拒绝,这引起了许多球迷,特别是纽卡球迷的不满。

有分析称,沙特政府阻止拥有中东地区英超转播权的贝因体育电视台在沙特国内播放,同时却允许盗播公司beoutQ在沙特播放英超比赛,这也是拒绝的原因之一。

意大利媒体报道,当时在收购纽卡失败后,沙特财团转而将目标指向苏宁旗下的国际米兰俱乐部,这也是一个老牌球队的拯救计划,国米似乎被当作了纽卡的备胎。

时隔一年半,沙特方面还是选择妥协,其取消了对总部设在卡塔尔的beIN Sports的禁令,并承诺关闭在该国播放英超足球的盗版网站。

最重要的是,它还说服了英超联盟,国家不会参与纽卡斯尔的日常运作,但英超各大俱乐部对其真实性将信将疑。

对英超方面来说,上赛季的冬窗转会期堪称史上最“平静”,7700万英镑的交易额创造了近10年最低冬窗花销纪录。这与疫情的影响不无关系,球探无法轻易接触球员,各大俱乐部财政收紧。

沙特方面一旦收购纽卡,肯定会大幅投资,提升球队的实力,这也更有利于英超的商业运作。

很多媒体甚至开始想象纽卡未来的豪华阵容。据媒体报道,目前仅被收购的纽卡一家俱乐部的背后资本,就是其他19家英超俱乐部背后资本总和的数倍。

而除了在转会市场上豪掷千金,PIF计划先做三件事:一是先给阿什利时代被忽视的基础设施(球场和训练基地改造)投5000万;二是吸引曼城现任青训总监威尔考克斯加盟;最后将在近期换掉主帅布鲁斯。

其他19家英超俱乐部此番出人意料的团结一致,反对以沙特为首的财团从前老板阿什利手中收购纽卡斯尔,并且将在下周召开紧急会议。

纽卡斯尔的联赛前景陡然上升,让其他英超俱乐部感受到了危机,“Big6”时代将会进化成“Big7”,竞争更加激烈。

此外,PIF与纽卡斯尔的这笔交易受到了人权组织的强烈批评,尤其因为PIF的实际监管者是沙特王储-本-萨勒曼。

此前,沙特记者贾马尔·卡舒吉因为批评沙特政府行动而遭到暗杀,有媒体指出该命令可能由萨勒曼下达。

在上位之后,为了挽回自己的国际声誉,萨勒曼实行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就包括:国内开放电影院;提升妇女地位,允许女人考驾照;并提出“沙特2030愿景”。

当然也包括拿着国家主权基金PIF的钱到处挥霍。EquinorASA、壳牌集团、道达尔集团、韩国浦项工程建设公司、孙正义的软银愿景基金、红海项目……他们拿着钱参与了许多项目。

英国议会工党认为,该交易将“困扰许多球迷”,但没有要求暂停,而是要求尽快建立一个新的监管体系,很可能是基于正在进行的保守党议员和前体育部长Tracey Crouch领导的足球治理审查。

但木已成舟,想要反转已几乎不可能,不管有多大的争议,沙特政府的愿景犹如旋转的陀螺,看不见停歇的那一刻。

在近期结束的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十二强赛小组赛B组中,沙特男足以一球优势小胜日本队,爆出本轮不大不小的冷门,三战全胜积9分,以净胜球的劣势落后澳大利亚队屈居第二,在小组出线中占据了有利形势。

在艰难战胜越南队之后,中国队则排在这个小组的第五位,下周三凌晨,中国队就将直面沙特。

在沙特队战胜阿曼之后的第二天,沙特足协联手沙特体育部共同宣布了沙特足球的中长期战略规划,目标是在2034年进入到世界前20名行列,成为世界足球强国之一。

对此,沙特王室对足球的支持是巨大的,尤其是预算方面:今年沙特足协的预算已经创下了历史之最。

“在萨勒曼王子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发现与政府各管理部门之间的沟通从未像现在这样和谐、通畅,这有助于我们发展我们的足球,更有利于我们主办一系列的国际赛事,也更有助于改变沙特足球的国际形象。”沙特足协主席梅沙尔如是说。

足以见得,萨勒曼在沙特足球的支持中承担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而收购纽卡显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沙特足球在世界足坛的影响力。

知名足球俱乐部与财团牵手似乎是一个双赢的结局,不仅提升财团所在国家的影响力,还在一定程度上拯救俱乐部于水深火热之中,此种情况并不罕见。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即将举办,卡塔尔足球也亟需提升全球影响力。卡塔尔体育投资公司也由其政府成立,并成为了法甲霸主巴黎圣日尔曼的背后财团,几年时间里,大巴黎先后购入内马尔、姆巴佩和梅西,打造了新“银河战舰”;

同为土豪的曼城背后老板曼苏尔家族来自阿联酋,自2008年入主以来,曼城从原先的十几名,成为先后五次夺得英超联赛冠军的联赛班霸,并从未停止自己在转会市场上的运作,而阿联酋则靠着曼苏尔家族的“城市足球计划”将自己的名片撒向了全世界;

于2016年上演“蓝狐奇迹”,从一众豪门中脱颖而出夺得英超冠军的莱斯特城老板是泰国人维猜,虽然他意外去世,却仍然成为了莱斯特的城市英雄,受到莱斯特上到球员,下到球迷的拥戴。

如今,沙特看到“邻居们”都开始投资足球,当然也会义无反顾地加入,而纽卡斯尔是否会因此被拯救,沙特足球是否会声名鹊起,我们也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